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_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离婚股权怎么分割?

时间:2020-11-29 10:55    分类:离婚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转账后咨询

离婚股权怎么分割?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_名义股东离婚分割股权有哪几种常见情形?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_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离婚股权怎么分割?  第1张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话题背景

王某与赵某系夫妻,二人以王某的名义持有T有限责任公司22%的股权。2006年6月,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王某所持T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该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T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遭到公司其他股东的一致拒绝。赵某因而提起诉讼,要求依法确认其股东身份。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核心观点】

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一】

主持人:您认为本案中公司的其他股东能否行使优先购买权?为什么?

本案所述“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所持T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T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T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的行为,实质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出资的行为。新公司法第三章专门就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作出规定。按照新公司法的精神,对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转让事项,更加尊重股东的意思,如果“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该规定实际上是公司法的补充性规范,即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优先适用公司章程规定,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适用公司法规定。因公司章程是公司的内部自治规则,若公司章程允许将公司股权转让给配偶,则应当允许,其他股东不能行使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的事后一致拒绝不能对抗公司章程原来的规定,如想变更公司章程原有规定惟有通过章程修改程序。

若公司章程没有对向配偶转让股权作出例外规定,则应当适用公司法第72条。王某(股东)向赵某(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王某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本案中,显然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一致拒绝)不同意转让,这些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如果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又不购买王某股份,则视为同意转让。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仍有优先购买权。该优先购买权的行使时间法律尚无明确规定,有待司法解释作出。

婚姻法第17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生产、经营收益为夫妻共同财产,因此所谓“以夫妻一方名义持股所形成的股权共有关系”其实应指的是因股权产生的收益权的夫妻共有,而非股东权、股东资格的共有。

我认为赵某不是该股权的共同持股人,因此也不是公司的股东。赵某对于公司的其他股东而言属于第三人,因此赵某若要求取得公司的股权属于出资的向外转让,不属于共同认股的股权共有人对共同持股的分割,不能适用公司内部股东之间相互转让股权的规则。

在廓清赵某的非股东身份后,王某和赵某之间的“股权分割”行为性质就属于王某对外转让出资的性质,应适用对外转让出资的规则。但问题是,赵某也是实际出资人,那么赵某是否可以获得比一般第三人更优惠的受让地位?新公司法在继承关系前提之下,原则上突破了有限公司人合性的特征,打破股份向外转让时的限制性规则,限制了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的权利,但允许章程另有约定。

允许股东资格的继承是考虑到股权具有如同其他可继承遗产的财产性特征,将具有财产权性质的股权的继承作为一种法定转让关系对待(即法律直接规定转让规则),无需考虑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而在这个意义上,尽管夫妻间一人持股不能形成股权(股东资格)的共有,但如果比照上述股权的财产性特征,在夫妻离婚时所进行的共有财产分割更应该是不证自明地包括对财产性的股权的分割,而这种分割显然是一种法定而非意定的转让关系,同理,也可以忽视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因此,从此种意义上,可以认同这两类主体或两类法律关系的同质性,可以将夫妻因离婚而导致的股权转让视为与股权继承相类似的法定转让关系,不适用意定转让的限制性规则,因此也不发生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问题。

夫妻离婚时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是基于特定身份关系发生的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而非向公司以外的不特定的第三人转让股权。正是由于该种股权变动的特殊性,公司法为保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而设计的优先购买权制度,在此种情况下并不能当然适用。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依照公司法第76条的规定,除公司章程另有规定外,股东资格可以继承。可见,面对因继承而发生的股权变动,公司法对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保护是居次的。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二】

主持人:如果允许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那是否意味着赵某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如果没有,那是否就意味着公司其他股东对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无能为力,从而破坏了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基础?

本案特殊的地方在于,赵某和王某是夫妻,是出资前的财产的共有人。对于出资后的股权由王某享有的财产权状况,赵某就共同财产所能行使的共同共有的权利其实受到了阻止和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赵某的权利就一定受到了侵害,因为在正常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公司可能的收益会增加夫妻的共同财产。在夫妻关系破裂,夫妻离婚协议时也仍可以就股权以外的共同财产做出约定,由赵某多分一些。或者在赵某认为公司经营收益看好情况下,双方可协议将11%股权折算成现金补偿赵某;达不成协议涉诉时,由法院将王某持有的11%的股份进行折价,法院不能合理折价的,可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评估,依评估报告确定价格,公平地补偿赵某的办法。

在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时,即使赵某的权利受到一定程度的侵害,她其实也应对这种后果负一定的责任,因为夫妻之间对共同财产的处理是包含了双方的意思的。赵某自己未亲自作为股东参与到公司中去,而让王某作为股东,在意思自由受到保护的今天,应对自己的意思表示负责。

公司股东对于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并非完全无能为力。为维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股东可以在公司章程中作出另外规定,以达到阻止公司以外的第三人违背股东的意愿进入公司的目的。公司法第72条第四款规定,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因此,有限公司完全可以通过公司章程对夫妻离婚时的股东变更以及自然人股东死亡时的股东资格继承等进行限制,同时也可以对该种情形下可否行使以及如何行使优先购买权作出规定。只有当公司章程对此作出特别规定时,法律才尊重股东的意思自治优先保障公司的人合性,公司其他股东才可以以章程限制受让人对股东资格的取得。但是需注意的是,公司章程对此进行的特别规定,必须是事前规定而不能是事后通过临时修改章程来达到限制股东变更的目的,而且,公司章程规定的限制条件也不得高于向公司外第三人转让股份的条件,否则,该规定无效。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话题背景

王某与赵某系夫妻,二人以王某的名义持有**有限责任公司22%的股权。2006年6月,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王某所持**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该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遭到公司其他股东的一致拒绝。赵某因而提起诉讼,要求依法确认其股东身份。

【核心观点】

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一】

主持人:您认为本案中公司的其他股东能否行使优先购买权?为什么?

本案所述“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所持**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的行为,实质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出资的行为。新公司法第三章专门就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作出规定。按照新公司法的精神,对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转让事项,更加尊重股东的意思,如果“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该规定实际上是公司法的补充性规范,即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优先适用公司章程规定,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适用公司法规定。因公司章程是公司的内部自治规则,若公司章程允许将公司股权转让给配偶,则应当允许,其他股东不能行使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的事后一致拒绝不能对抗公司章程原来的规定,如想变更公司章程原有规定惟有通过章程修改程序。

若公司章程没有对向配偶转让股权作出例外规定,则应当适用公司法第72条。王某(股东)向赵某(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王某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本案中,显然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一致拒绝)不同意转让,这些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如果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又不购买王某股份,则视为同意转让。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仍有优先购买权。该优先购买权的行使时间法律尚无明确规定,有待司法解释作出。

婚姻法第17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生产、经营收益为夫妻共同财产,因此所谓“以夫妻一方名义持股所形成的股权共有关系”其实应指的是因股权产生的收益权的夫妻共有,而非股东权、股东资格的共有。

我认为赵某不是该股权的共同持股人,因此也不是公司的股东。赵某对于公司的其他股东而言属于第三人,因此赵某若要求取得公司的股权属于出资的向外转让,不属于共同认股的股权共有人对共同持股的分割,不能适用公司内部股东之间相互转让股权的规则。

在廓清赵某的非股东身份后,王某和赵某之间的“股权分割”行为性质就属于王某对外转让出资的性质,应适用对外转让出资的规则。但问题是,赵某也是实际出资人,那么赵某是否可以获得比一般第三人更优惠的受让地位?新公司法在继承关系前提之下,原则上突破了有限公司人合性的特征,打破股份向外转让时的限制性规则,限制了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的权利,但允许章程另有约定。

允许股东资格的继承是考虑到股权具有如同其他可继承遗产的财产性特征,将具有财产权性质的股权的继承作为一种法定转让关系对待(即法律直接规定转让规则),无需考虑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而在这个意义上,尽管夫妻间一人持股不能形成股权(股东资格)的共有,但如果比照上述股权的财产性特征,在夫妻离婚时所进行的共有财产分割更应该是不证自明地包括对财产性的股权的分割,而这种分割显然是一种法定而非意定的转让关系,同理,也可以忽视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因此,从此种意义上,可以认同这两类主体或两类法律关系的同质性,可以将夫妻因离婚而导致的股权转让视为与股权继承相类似的法定转让关系,不适用意定转让的限制性规则,因此也不发生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问题。

夫妻离婚时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是基于特定身份关系发生的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而非向公司以外的不特定的第三人转让股权。正是由于该种股权变动的特殊性,公司法为保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而设计的优先购买权制度,在此种情况下并不能当然适用。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依照公司法第76条的规定,除公司章程另有规定外,股东资格可以继承。可见,面对因继承而发生的股权变动,公司法对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保护是居次的。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二】

主持人:如果允许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那是否意味着赵某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如果没有,那是否就意味着公司其他股东对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无能为力,从而破坏了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基础?

本案特殊的地方在于,赵某和王某是夫妻,是出资前的财产的共有人。对于出资后的股权由王某享有的财产权状况,赵某就共同财产所能行使的共同共有的权利其实受到了阻止和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赵某的权利就一定受到了侵害,因为在正常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公司可能的收益会增加夫妻的共同财产。在夫妻关系破裂,夫妻离婚协议时也仍可以就股权以外的共同财产做出约定,由赵某多分一些。或者在赵某认为公司经营收益看好情况下,双方可协议将11%股权折算成现金补偿赵某;达不成协议涉诉时,由法院将王某持有的11%的股份进行折价,法院不能合理折价的,可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评估,依评估报告确定价格,公平地补偿赵某的办法。

在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时,即使赵某的权利受到一定程度的侵害,她其实也应对这种后果负一定的责任,因为夫妻之间对共同财产的处理是包含了双方的意思的。赵某自己未亲自作为股东参与到公司中去,而让王某作为股东,在意思自由受到保护的今天,应对自己的意思表示负责。

公司股东对于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并非完全无能为力。为维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股东可以在公司章程中作出另外规定,以达到阻止公司以外的第三人违背股东的意愿进入公司的目的。公司法第72条第四款规定,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因此,有限公司完全可以通过公司章程对夫妻离婚时的股东变更以及自然人股东死亡时的股东资格继承等进行限制,同时也可以对该种情形下可否行使以及如何行使优先购买权作出规定。只有当公司章程对此作出特别规定时,法律才尊重股东的意思自治优先保障公司的人合性,公司其他股东才可以以章程限制受让人对股东资格的取得。但是需注意的是,公司章程对此进行的特别规定,必须是事前规定而不能是事后通过临时修改章程来达到限制股东变更的目的,而且,公司章程规定的限制条件也不得高于向公司外第三人转让股份的条件,否则,该规定无效。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离婚股权怎么分割?

离婚股权怎么分割

《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生效,《婚姻法》生效日期为2020年12月31日止,届时此条例被《民法典》所替换,相关的司法解释也会失效,《民法典》生效前的规定:

离婚诉讼涉及的股权具有多种形态,主要可以分为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形式和有限责任公司出资额两种形态,不同的形态应该由不同的方法来处理。

(一)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的分割

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是以股票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对其股票的分割也就是对其股权的分割。在分配股票时,应当注意以下问题:

1、讼争的股票是否属于需要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由于股票具有财产权内容,因此只要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夫妻共同财产购买的,在夫妻离婚时,股票就应当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2、讼争的股票是否是可以转让的股票。

3、讼争股票的价格。股票的价格与公司的收益联系比较紧密,股东可以通过持有股权而获得公司分红和对公司剩余财产的分配,由于股票的价格总是处在不断涨跌中,所代表的权利不是一成不变的,原始的股份投入并不完全代表其所享有的财产权利。由于股票价值的不确定性,而目前法律对此亦无明确规定,故股票价值标准如何确定应该由双方共同协商,由法院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加以处理。

我们在分割股票时,其实并不是分割股票本身,而是在分割股票所代表的利益。因为股票作为有价证券是具有很大风险性的,股票分割后可能因为行情较好而获得较大的收益,也可能由于行情较差而遭受较大的损失。

(二)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分割

当股权表现为有限责任公司的出资时,分割股权也就是对其投资在公司所占的比例进行分割。由于这样的份额是不上市流通的,份额的转让也需要各股东的同意,因此离婚分割时应当遵守《公司法》对股份转让的规定。即需要股东的同意并应尊重原股东的优先权。有限公司与股份有限责任公司高度资合性的性质不同,它除了具有资合性外更有人合性的特点。

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双方应该享有同等的权利,这种权利不仅是一种投资收益权,也应该包括处置权,这种处置权包含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权。夫妻以共同财产投资,体现的是一种夫妻之间人身和财产合而为一的情况,用夫妻一方名义出资是一种形式,隐名的配偶也是出资人。所以股东配偶虽不是股东,然其在婚姻中享有的也不只是一种投资收益权,还包括对于股权的处置权,虽然这一权利可能不及于公司事务参与权。所以离婚时对于股东配偶享有股权身份加入的权利,法院不应硬性剥夺而判决给予补偿。

以夫妻共同财产投资的独资公司,而由一方经营管理的,离婚时经营管理权由哪一方获得,主要要看双方的意愿和能力条件,因为此时该问题涉及的主体只是夫妻双方。如果一方主张经营企业,对企业资产进行评估后,由得到企业的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双方均主张经营该企业的,在双方竞价的基础上,由取得企业的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当夫妻双方都对企业的经营权提出要求时,法院应当考虑到企业归属双方当事人哪一方后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要看双方对经营企业的实际需要程度,经营能力,以竞价的方式即出价较高一方取得企业的所有权,然后由得到经营权的一方按照自己的最高竞价价格按照均分原则或者双方协商的数额补偿,法院可以在补偿时适当兼顾子女、女方的权益。当然,夫妻双方虽然已决定离婚,但是如果双方仍愿意共同经营的也可以在分清产权后继续共同经营。如此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因此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或者在经营上无法取得满意的解决方案时,法院也不应该排除这种情况的适用,而硬性以补偿的方式来处理经营管理权的问题。

以上就是王海英律师网小编为大家讲解的关于离婚是股份分割的问题,夫妻在离婚的时候需要对共同财产作出分割,而作为股权的共同财产,理所当然也是在被分割的范围之内。要是你在这方面还有疑问的话,可以直接来电咨询我们王海英律师网的在线律师。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名义股东离婚分割股权有哪几种常见情形?

名义股东离婚分割股权时,有什么常见情形

一、以一方名义在有限公司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公司股东时的处理原则;

在离婚案件中,常遇到以夫妻一方名义在有限责任公司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公司股东时另一方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按以下情形分别处理:

(一)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将出资额部分或者全部转让给该股东的配偶,过半数股东同意、其他股东明确表示放弃优先购买权的,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股东;

(二)夫妻双方就出资额转让份额和转让价格等事项协商一致后,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但愿意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人民法院可以对转让出资所得财产进行分割。

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也不愿意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视为其同意转让,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股东。用于证明前款规定的过半数股东同意的证据,可以是股东会决议,也可以是当事人通过其他合法途径取得的股东的书面声明材料。

二、夫妻在工商登记中载明的投资比例不应该认定为夫妻对财产归属的约定;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论使用一方的个人财产还是使用夫妻共同财产投资设立的股东仅有夫妻两人的有限公司,公司经营所产生的股东收益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不应以投资比例径直分割。

三、离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中以一方名义在合伙企业中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企业合伙人的处理原则;

离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中以一方名义在合伙企业中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企业合伙人的,当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将其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对方时,按以下情形分别处理:

(一)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的,该配偶依法取得合伙人地位;

(二)其他合伙人不同意转让,在同等条件下行使优先受让权的,可以对转让所得的财产进行分割;

(三)其他合伙人不同意转让,也不行使优先受让权,但同意该合伙人退伙或者退还部分财产份额的,可以对退还的财产进行分割;

(四)其他合伙人既不同意转让,也不行使优先受让权,又不同意该合伙人退伙或者退还部分财产份额的,视为全体合伙人同意转让,该配偶依法取得合伙人地位。

四、独资企业的分割夫妻在该独资企业中的共同财产的原则;

夫妻以一方名义投资设立独资企业的,人民法院分割夫妻在该独资企业中的共同财产时,应当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

(一)一方主张经营该企业的,对企业资产进行评估后,由取得企业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

(二)双方均主张经营该企业的,在双方竞价基础上,由取得企业的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

(三)双方均不愿意经营该企业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等有关规定办理。

五、离婚时当事人对公司出资额或收益、财产价值无法达成协议,不同意评估和无法评估的,企业在行政主管机关备案的财务资料可以作为分割的依据;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中以一方名义在有限公司、合伙企业或个人独资企业的出资额或收益时,当事人对财产价值无法达成协议且一方当事人不同意评估、不交纳评估费用、不配合评估或其他原因导致无法通过评估方式确定财产价值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该企业在行政主管机关备案的财务资料对财产价值进行认定。

以上就是有关名义股东离婚分割股权的一些情况。在实务中,股权的份额等都需要一定的审查认定程序,而且牵涉到很多的法律规定。建议当事人多咨询专业人士,以免产生损失。若您还有疑问,王海英律师网还提供在线律师咨询服务,欢迎您进行在线咨询。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_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离婚股权怎么分割?名义股东离婚分割股权有哪几种常见情形?

父母遗产继承 找律师离婚多少钱 房产律师电话 遗嘱遗产继承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gp-photo.cn/news/28414.html
文章标签: ,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