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_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时间:2020-10-29 16:25    分类:离婚律师资讯
京师王海英律师团队

如果你正在为法律相关问题而头痛,可以联系我们团队电话/微信:15011356115。首次咨询可以享受到98元/次不限时咨询。请添加微信好友,转账后咨询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_离婚分割公司股权常见情形?

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_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第1张

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

张某与小欧1999年结婚,第二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2005年3月,在征得小欧的同意后,张某和3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经营英语学习软件的公司,4个合伙人人投资10万元。

想到,2006年张某与小欧发生了感情Σ机,此时正是他们婚姻的7年之痒时期。

二人最终决定离婚。离婚协议书作了如下约定:各种家具、家用电器归女方所有,其他财产归男方所有;离婚前的一切债务由男方承担;女儿由女方抚养,男方?月负担抚养费1000元到26岁止。

此外,张某另立字据:“暂欠小欧10万元整,于2009年5月前付清。”随后,二人在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登记。

转眼两年过去了,张某的公司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有一个人愿出资100万元购买张某的全部股份。经其他合伙人同意,张某转让了股份。

小欧听说此事后将张某告到法院,以离婚财产分割协议存在欺诈为由,请求确认张某转让股份所得100万元为夫妻共同财产,重新予以分割。

张某则认为,当初答应另给小欧10万元就是对股权本金的处理,所以现在只能给她10万元,股金增值部分她无权分割。

小欧是否有权分割张某的100万元股权转让金呢?

婚姻法专家点评:

主张对方欺诈,得有充分证据,小欧无权分割100万元股权转让金。

首先,离婚财产分割协议是双方平等自愿签订的。小欧在签订协议时就明知丈夫在公司投资10万元一事,但对此事实δ提出异议。如果小欧认为丈夫有隐瞒投资的行为,必须举证。

其次,张某主张另外给付小欧10万元就是对于股权本金的处理,小欧若否认,必须有令人信服的说法。

第三,双方所签离婚财产分割协议中有“其他财产归男方所有”的约定,“其他财产”就应该包括张某投入公司的10万元股金。

因此,一般情况下,法院会认为双方对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已处理完毕,并无遗?,也不存在欺诈胁迫的问题。

离婚之后收益对方不能分割

既然二人已经对股权投资做了处理,所以离婚两年之后,张某转让股权获得100万元,是在离婚之后获得的增值,不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投资的增值,因此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张某只需按照离婚财产约定给付小欧10万元就可以了。

本案中,如果小欧有证据证明当初丈夫投资10万元是瞒着她的,她并不知情,并且在离婚财产分割协议中也并δ提及此笔款项,则小欧可以在离婚后,再次就这项δ分割的财产提起诉讼要求分割。这时候,如果张某不能证明100万元是离婚后的财产增值,则小欧就可以要求分割100万元。

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话题背景

王某与赵某系夫妻,二人以王某的名义持有T有限责任公司22%的股权。2006年6月,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王某所持T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该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T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遭到公司其他股东的一致拒绝。赵某因而提起诉讼,要求依法确认其股东身份。

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核心观点】

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一】

主持人:您认为本案中公司的其他股东能否行使优先购买权?为什么?

本案所述“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所持T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T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T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的行为,实质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出资的行为。新公司法第三章专门就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作出规定。按照新公司法的精神,对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转让事项,更加尊重股东的意思,如果“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该规定实际上是公司法的补充性规范,即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优先适用公司章程规定,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适用公司法规定。因公司章程是公司的内部自治规则,若公司章程允许将公司股权转让给配偶,则应当允许,其他股东不能行使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的事后一致拒绝不能对抗公司章程原来的规定,如想变更公司章程原有规定惟有通过章程修改程序。

若公司章程没有对向配偶转让股权作出例外规定,则应当适用公司法第72条。王某(股东)向赵某(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王某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本案中,显然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一致拒绝)不同意转让,这些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如果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又不购买王某股份,则视为同意转让。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仍有优先购买权。该优先购买权的行使时间法律尚无明确规定,有待司法解释作出。

婚姻法第17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生产、经营收益为夫妻共同财产,因此所谓“以夫妻一方名义持股所形成的股权共有关系”其实应指的是因股权产生的收益权的夫妻共有,而非股东权、股东资格的共有。

我认为赵某不是该股权的共同持股人,因此也不是公司的股东。赵某对于公司的其他股东而言属于第三人,因此赵某若要求取得公司的股权属于出资的向外转让,不属于共同认股的股权共有人对共同持股的分割,不能适用公司内部股东之间相互转让股权的规则。

在廓清赵某的非股东身份后,王某和赵某之间的“股权分割”行为性质就属于王某对外转让出资的性质,应适用对外转让出资的规则。但问题是,赵某也是实际出资人,那么赵某是否可以获得比一般第三人更优惠的受让地位?新公司法在继承关系前提之下,原则上突破了有限公司人合性的特征,打破股份向外转让时的限制性规则,限制了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的权利,但允许章程另有约定。

允许股东资格的继承是考虑到股权具有如同其他可继承遗产的财产性特征,将具有财产权性质的股权的继承作为一种法定转让关系对待(即法律直接规定转让规则),无需考虑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而在这个意义上,尽管夫妻间一人持股不能形成股权(股东资格)的共有,但如果比照上述股权的财产性特征,在夫妻离婚时所进行的共有财产分割更应该是不证自明地包括对财产性的股权的分割,而这种分割显然是一种法定而非意定的转让关系,同理,也可以忽视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因此,从此种意义上,可以认同这两类主体或两类法律关系的同质性,可以将夫妻因离婚而导致的股权转让视为与股权继承相类似的法定转让关系,不适用意定转让的限制性规则,因此也不发生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问题。

夫妻离婚时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是基于特定身份关系发生的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而非向公司以外的不特定的第三人转让股权。正是由于该种股权变动的特殊性,公司法为保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而设计的优先购买权制度,在此种情况下并不能当然适用。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依照公司法第76条的规定,除公司章程另有规定外,股东资格可以继承。可见,面对因继承而发生的股权变动,公司法对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保护是居次的。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二】

主持人:如果允许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那是否意味着赵某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如果没有,那是否就意味着公司其他股东对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无能为力,从而破坏了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基础?

本案特殊的地方在于,赵某和王某是夫妻,是出资前的财产的共有人。对于出资后的股权由王某享有的财产权状况,赵某就共同财产所能行使的共同共有的权利其实受到了阻止和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赵某的权利就一定受到了侵害,因为在正常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公司可能的收益会增加夫妻的共同财产。在夫妻关系破裂,夫妻离婚协议时也仍可以就股权以外的共同财产做出约定,由赵某多分一些。或者在赵某认为公司经营收益看好情况下,双方可协议将11%股权折算成现金补偿赵某;达不成协议涉诉时,由法院将王某持有的11%的股份进行折价,法院不能合理折价的,可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评估,依评估报告确定价格,公平地补偿赵某的办法。

在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时,即使赵某的权利受到一定程度的侵害,她其实也应对这种后果负一定的责任,因为夫妻之间对共同财产的处理是包含了双方的意思的。赵某自己未亲自作为股东参与到公司中去,而让王某作为股东,在意思自由受到保护的今天,应对自己的意思表示负责。

公司股东对于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并非完全无能为力。为维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股东可以在公司章程中作出另外规定,以达到阻止公司以外的第三人违背股东的意愿进入公司的目的。公司法第72条第四款规定,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因此,有限公司完全可以通过公司章程对夫妻离婚时的股东变更以及自然人股东死亡时的股东资格继承等进行限制,同时也可以对该种情形下可否行使以及如何行使优先购买权作出规定。只有当公司章程对此作出特别规定时,法律才尊重股东的意思自治优先保障公司的人合性,公司其他股东才可以以章程限制受让人对股东资格的取得。但是需注意的是,公司章程对此进行的特别规定,必须是事前规定而不能是事后通过临时修改章程来达到限制股东变更的目的,而且,公司章程规定的限制条件也不得高于向公司外第三人转让股份的条件,否则,该规定无效。

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

话题背景

王某与赵某系夫妻,二人以王某的名义持有**有限责任公司22%的股权。2006年6月,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王某所持**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该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遭到公司其他股东的一致拒绝。赵某因而提起诉讼,要求依法确认其股东身份。

【核心观点】

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一】

主持人:您认为本案中公司的其他股东能否行使优先购买权?为什么?

本案所述“王某与赵某协议离婚,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将所持**公司的股权一分为二,双方各持**公司11%的股权。赵某持离婚协议书要求**公司变更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确认其股东身份”的行为,实质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出资的行为。新公司法第三章专门就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作出规定。按照新公司法的精神,对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转让事项,更加尊重股东的意思,如果“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该规定实际上是公司法的补充性规范,即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优先适用公司章程规定,公司章程没有规定的适用公司法规定。因公司章程是公司的内部自治规则,若公司章程允许将公司股权转让给配偶,则应当允许,其他股东不能行使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的事后一致拒绝不能对抗公司章程原来的规定,如想变更公司章程原有规定惟有通过章程修改程序。

若公司章程没有对向配偶转让股权作出例外规定,则应当适用公司法第72条。王某(股东)向赵某(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王某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本案中,显然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一致拒绝)不同意转让,这些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如果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又不购买王某股份,则视为同意转让。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仍有优先购买权。该优先购买权的行使时间法律尚无明确规定,有待司法解释作出。

婚姻法第17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生产、经营收益为夫妻共同财产,因此所谓“以夫妻一方名义持股所形成的股权共有关系”其实应指的是因股权产生的收益权的夫妻共有,而非股东权、股东资格的共有。

我认为赵某不是该股权的共同持股人,因此也不是公司的股东。赵某对于公司的其他股东而言属于第三人,因此赵某若要求取得公司的股权属于出资的向外转让,不属于共同认股的股权共有人对共同持股的分割,不能适用公司内部股东之间相互转让股权的规则。

在廓清赵某的非股东身份后,王某和赵某之间的“股权分割”行为性质就属于王某对外转让出资的性质,应适用对外转让出资的规则。但问题是,赵某也是实际出资人,那么赵某是否可以获得比一般第三人更优惠的受让地位?新公司法在继承关系前提之下,原则上突破了有限公司人合性的特征,打破股份向外转让时的限制性规则,限制了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的权利,但允许章程另有约定。

允许股东资格的继承是考虑到股权具有如同其他可继承遗产的财产性特征,将具有财产权性质的股权的继承作为一种法定转让关系对待(即法律直接规定转让规则),无需考虑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而在这个意义上,尽管夫妻间一人持股不能形成股权(股东资格)的共有,但如果比照上述股权的财产性特征,在夫妻离婚时所进行的共有财产分割更应该是不证自明地包括对财产性的股权的分割,而这种分割显然是一种法定而非意定的转让关系,同理,也可以忽视股权所具有的身份性特征。因此,从此种意义上,可以认同这两类主体或两类法律关系的同质性,可以将夫妻因离婚而导致的股权转让视为与股权继承相类似的法定转让关系,不适用意定转让的限制性规则,因此也不发生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问题。

夫妻离婚时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是基于特定身份关系发生的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而非向公司以外的不特定的第三人转让股权。正是由于该种股权变动的特殊性,公司法为保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而设计的优先购买权制度,在此种情况下并不能当然适用。当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性保护与基于特定亲缘关系而发生的财产分割和自由流动发生冲突时,法律更应优先考虑和照顾后者的利益,这也是法律伦理性和人文主义的表现和必然选择。在这一点上,夫妻离婚对所持公司股权进行的分割与股东资格继承具有完全相同的法理基础。依照公司法第76条的规定,除公司章程另有规定外,股东资格可以继承。可见,面对因继承而发生的股权变动,公司法对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保护是居次的。将股权继承原理进行类推,股东离婚时对股权进行分割时,公司其他股东也不应享有优先购买权,股权受让人可以取得股东资格。

【议题二】

主持人:如果允许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那是否意味着赵某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如果没有,那是否就意味着公司其他股东对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无能为力,从而破坏了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基础?

本案特殊的地方在于,赵某和王某是夫妻,是出资前的财产的共有人。对于出资后的股权由王某享有的财产权状况,赵某就共同财产所能行使的共同共有的权利其实受到了阻止和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赵某的权利就一定受到了侵害,因为在正常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公司可能的收益会增加夫妻的共同财产。在夫妻关系破裂,夫妻离婚协议时也仍可以就股权以外的共同财产做出约定,由赵某多分一些。或者在赵某认为公司经营收益看好情况下,双方可协议将11%股权折算成现金补偿赵某;达不成协议涉诉时,由法院将王某持有的11%的股份进行折价,法院不能合理折价的,可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评估,依评估报告确定价格,公平地补偿赵某的办法。

在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时,即使赵某的权利受到一定程度的侵害,她其实也应对这种后果负一定的责任,因为夫妻之间对共同财产的处理是包含了双方的意思的。赵某自己未亲自作为股东参与到公司中去,而让王某作为股东,在意思自由受到保护的今天,应对自己的意思表示负责。

公司股东对于因夫妻离婚分割股权所导致的股东变更并非完全无能为力。为维护有限公司的人合性,股东可以在公司章程中作出另外规定,以达到阻止公司以外的第三人违背股东的意愿进入公司的目的。公司法第72条第四款规定,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因此,有限公司完全可以通过公司章程对夫妻离婚时的股东变更以及自然人股东死亡时的股东资格继承等进行限制,同时也可以对该种情形下可否行使以及如何行使优先购买权作出规定。只有当公司章程对此作出特别规定时,法律才尊重股东的意思自治优先保障公司的人合性,公司其他股东才可以以章程限制受让人对股东资格的取得。但是需注意的是,公司章程对此进行的特别规定,必须是事前规定而不能是事后通过临时修改章程来达到限制股东变更的目的,而且,公司章程规定的限制条件也不得高于向公司外第三人转让股份的条件,否则,该规定无效。

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离婚分割公司股权常见情形?

公司股权分割也是当前离婚案件中的难点,公司股权、合伙企业的出资、独资企业的财产和股票债券的分割都是离婚中的新问题,人民法院在处理时,有的一次性处理,有的因为涉及案外股东的利益,有的涉及到清算,人民法院也会判决另案处理。

在股权分割上,往往因为涉及案外人的财产,人民法院通常不会处理公司财产,而要求当事人另案处理。总之在处理和分割时公司财产时,一要按着婚姻法的明文规定处理,二要兼顾《公司法》和维护股东利益和公司正常经营的原则处理。

(1)以一方名义在有限公司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公司股东时的处理原则;

在离婚案件中,常遇到以夫妻一方名义在有限责任公司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公司股东时另一方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按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将出资额部分或者全部转让给该股东的配偶,过半数股东同意、其他股东明确表示放弃优先购买权的,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股东;(二)夫妻双方就出资额转让份额和转让价格等事项协商一致后,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但愿意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人民法院可以对转让出资所得财产进行分割。过半数股东不同意转让,也不愿意以同等价格购买该出资额的,视为其同意转让,该股东的配偶可以成为该公司股东。用于证明前款规定的过半数股东同意的证据,可以是股东会决议,也可以是当事人通过其他合法途径取得的股东的书面声明材料。

(2)夫妻在工商登记中载明的投资比例不应该认定为夫妻对财产归属的约定;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论使用一方的个人财产还是使用夫妻共同财产投资设立的股东仅有夫妻两人的有限公司,公司经营所产生的股东收益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不应以投资比例径直分割。

(3)离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中以一方名义在合伙企业中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企业合伙人的处理原则;

离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中以一方名义在合伙企业中的出资,另一方不是该企业合伙人的,当夫妻双方协商一致,将其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对方时,按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的,该配偶依法取得合伙人地位;(二)其他合伙人不同意转让,在同等条件下行使优先受让权的,可以对转让所得的财产进行分割;(三)其他合伙人不同意转让,也不行使优先受让权,但同意该合伙人退伙或者退还部分财产份额的,可以对退还的财产进行分割;(四)其他合伙人既不同意转让,也不行使优先受让权,又不同意该合伙人退伙或者退还部分财产份额的,视为全体合伙人同意转让,该配偶依法取得合伙人地位。

(4)独资企业的分割夫妻在该独资企业中的共同财产的原则;

夫妻以一方名义投资设立独资企业的,人民法院分割夫妻在该独资企业中的共同财产时,应当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一方主张经营该企业的,对企业资产进行评估后,由取得企业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二)双方均主张经营该企业的,在双方竞价基础上,由取得企业的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三)双方均不愿意经营该企业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等有关规定办理。

(5)离婚时当事人对公司出资额或收益、财产价值无法达成协议,不同意评估和无法评估的,企业在行政主管机关备案的财务资料可以作为分割的依据;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中以一方名义在有限公司、合伙企业或个人独资企业的出资额或收益时,当事人对财产价值无法达成协议且一方当事人不同意评估、不交纳评估费用、不配合评估或其他原因导致无法通过评估方式确定财产价值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该企业在行政主管机关备案的财务资料对财产价值进行认定。

更多相关知识可咨询合肥离婚律师。

离婚分割公司股权时该怎样防欺诈_股东离婚分割股权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股东离婚分割股权 其配偶能否取得股东资格?离婚分割公司股权常见情形?

老公外遇离婚财产如何分配 离婚房产法律咨询 起诉离婚开庭原告要说些什么 离婚要多久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www.gp-photo.cn/news/25460.html
文章标签: ,   ,  
版权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提供相关证明,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